认定打印遗嘱效力的4种裁判思路

2018-09-19    来源:    浏览:591
虽然8月27日, “民法典各分编(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审议,并在继承编中增加了打印、录像等新的遗嘱形式,但这毕竟只是草案,最终如何规定我们尚不清楚。而我国现行的《继承法》是从1985年开始实施的,当年颁布时,电脑还未普及,没有对打印遗嘱的法律性质以及法律效力作出明确的规定,相应的司法解释也没有指导性意见,截止到目前,我国法律明文规定的遗嘱形式也只有五种,即公证遗嘱、自书遗嘱、代书遗嘱、录音遗嘱、口头遗嘱,但随着科技的发展,人们书写习惯越来越倾向于使用电脑打印的方式,关于打印遗嘱的效力认定,在司法实践中分歧较大,根据我们收集整理的案例,主要存在下述4种裁判思路:
 
01
亲自打印的视为自书行为的一种方式,视为自书遗嘱
🔸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4)北民再终字第10号

原告提交一份遗嘱,遗嘱内容系打印,签字为手签。

一审法院认为,此份遗嘱经司法鉴定,认定遗嘱上的签名是被继承人本人的亲笔签名,原、被告均确认被继承人在立遗嘱时具备民事行为能力,思维清晰,能表达自己的真实意思,故一审法院确认此份遗嘱是被继承人生前所立,有效。

二审法院认为,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七条对遗嘱的形式有严格的要求,但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通过计算机打印文字、视频录像传输等形式表达行为人内心意愿,已成为现代社会通行的行为方式。本案中,证人刘某证实,2010年10月24日的遗嘱为被继承人本人亲自打印后签署姓名。该打印行为可视为被继承人亲自书写行为的延伸,应视为自书遗嘱,为合法有效之遗嘱。

再审法院认为,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社会生活的日益多元化,遗嘱很可能突破原有的形式,呈现出新的特征。对电脑打印的遗嘱形式,法律并没有禁止性规定,因此,打印遗嘱虽然在形式上略有瑕疵,但确能反映遗嘱人真实意思的遗嘱,应当予以认定。本案中原告所持有的遗嘱为遗嘱人被继承人亲自打印,可视为其自书行为的一种方式,且反映了遗嘱人被继承人的真实意愿,真实有效,本院予以认定。

02
打印遗嘱属于代书遗嘱,以代书遗嘱的有效条件判定其效力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7)川01民终11000号

被告提交一份遗嘱,遗嘱内容系打印,签字为手签。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自书遗嘱应由遗嘱人亲笔书写,本案所涉的打印遗嘱并非由被继承人本人打印,应属代书遗嘱。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没有利害关系的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的强制性的法律形式要件。该遗嘱由被继承人本人签字,并有两个见证人签字,符合代书遗嘱的形式要件。结合陈某提交的现场录像,可以看出被继承人在该《遗嘱》上签字时,神志清楚,表达清晰,在吕某、刘某1未能举证证明被继承人在签署上述遗嘱时不具备民事行为能力的情况下,签订该《遗嘱》系被继承人的真实意思表示,而该《遗嘱》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被继承人通过该《遗嘱》处分其相关财产权利应属合法有效的民事行为。

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03
重点审核遗嘱人是否对该打印遗嘱的形成与固化具有主导力或完全的控制力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2015)渝高法民抗字第00004号

原告李某提供一份遗嘱,遗嘱内容系打印,签字是手签。

据李某陈述,该份遗嘱是2010年2月21日,其以轮椅推父亲李某某(被继承人)到某打印部找打印员打印,后李某先将父亲送回家,之后李某请两名律师到家,在两名律师见证下,由李某某亲自对该遗嘱签字确认。

再审法院认为,现代社会发展至今,电脑及电子打印系统已进入普通家庭,其作为书面文书的形成工具和形成方式来说,与传统书写工具“笔”和书写方式“手写”之于遗嘱的形成从法律本质上并无不同。打印遗嘱在法律层面究竟应解读为何种遗嘱,应重点审核遗嘱人是否对该打印遗嘱的形成与固化具有主导力或完全的控制力。本案中,按李某述称,李某某并未亲自操作电脑和电子打印系统将其主观意思转化为文字记载保存即固化于书面文件上,李某某只是口述,制作该打印遗嘱的行为却由打印店他人实施,从遗嘱的形成方式看,此遗嘱不符合自书遗嘱的法律要件,故其不应认定为自书遗嘱。从该遗嘱的形成方式看(李某某口述,而由他人实施制作该打印遗嘱),该遗嘱与代书遗嘱相似。此遗嘱由打印店打印员实施了制作该打印遗嘱的行为,打印人应为代书人,在场人员除了李某、李某某外只有打印人夫妻俩,之后在该遗嘱上签字的二律师并未见证该遗嘱的形成制作过程,二律师既不是遗嘱的代书人,也不能称为法律意义上的遗嘱见证人,二律师只能作为证人证明李某某在该遗嘱上的签名为真实的,由此,该遗嘱无代书人签名,也无二见证人见证,故李某某2010年2月21日打印遗嘱因缺乏代书遗嘱的法定必备要件,属无效遗嘱。
 
04
对打印遗嘱的类型不作明确认定,结合遗嘱人的民事法律行为是否有效予以综合评定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4)鄂监二抗再终字第00022号

被告提交一份遗嘱,内容为打印,签字为手签。
 
再审法院认为,遗嘱属于遗嘱人处分个人财产的单方民事法律行为。判定民事法律行为是否有效,主要看其是否违反了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原则和违反了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只有民事法律行为违反了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或违反了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民事法律行为才能确定为无效的民事法律行为。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七条规定的自书遗嘱必须由遗嘱人亲笔书写,但该部法律的颁行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当时电脑等信息技术并未普及,亲笔书写主要表现为笔墨手书,而科技发展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电脑打印已逐渐成为了人们生活中的主要书写方式。书写方式的变化也影响着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人们在生活中以电脑打印的方式立下遗嘱的情形普遍存在。无论是用电脑打印立下遗嘱,还是用笔墨手书立下遗嘱,只要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都应当与时俱进地予以确认,不能因为书写方式的不同而轻易地否定打印遗嘱的有效性,况且《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也未明确禁止采取打印的方式立遗嘱,而对普通公民而言法无禁止即允许。因此,不能简单地认为打印遗嘱不属《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规定的自书遗嘱书写形式就认定打印遗嘱为无效遗嘱,应当结合遗嘱人的民事法律行为是否有效予以综合评定。本案中,被继承人所立的第二份遗嘱,虽然是打印的,但遗嘱上有其亲笔签名及手印,并注明了年月日,且系其亲手交给干休所干部吴某、陈某两人,并要求两人以见证人的身份签名。吴某、陈某两人均向人民法院陈述,被继承人让他们在见证人栏上签字时神志清醒。陈某还陈述被继承人当着见证人之面将打印遗嘱进行了部分修改。作为本案原告的王某某也认可打印遗嘱上的签名为被继承人所签。因此,从上述证据的表现形式和被继承人的行为上看,本院认定第二份打印遗嘱确系被继承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

相关阅读

张羽律师

一个专注于婚姻领域的专业律师,在大量诉讼案件的经办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技巧...详细介绍

与律师一对一咨询

18116618709
  • 成都婚姻律师 张羽律师
  • hunyin028.com©2016 蜀ICP备12006274号 RSS
  • 技术支持:律师网站建设
  • 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1396号

    拨打电话咨询